列宾作品欣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4 20:25 浏览次数:

  列宾对纤夫的注意,应回溯到刚入彼得堡美术学院不久,就在美丽的涅瓦河畔他看到了纤夫们所从事的几近奴隶般的劳动,心灵上受到极大的震撼。不论岁月如何流逝,纤夫形象始终镌刻在他脑中。他自承这是他“最钟爱的题材”,因为其中不仅蕴含生动的艺术素材,而且有着丰富的“人性”内容。为了在更大的广度和深度上了解纤夫们的生活,他于1870-72年三度到俄罗斯的母亲河-伏尔加河考察写生,与纤夫们一起风餐露宿,倾听他们的人生经历,而且深入他们的内心世界。就在那里,他结识了今天这幅名画中的大部分人物原型。他用了三年创作这幅作品,常常昼夜伏案不断修改,终于获得极大成功。人们在这幅油画中第一次看到最普通的劳动群众也可以成为出色的艺术典型,俄罗斯绘画以此为标志跃上了现实主义的新台阶,列宾这个名字也就进入了世界最杰出油画大师的行列。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在辽阔的伏尔加河和蓝天的背景上,巧妙地运用沙滩地形和河流转折筑成一座隆起的黄色底座,在上面栩栩如生地塑造出十三个年龄、经历、体貌和性格各不相同的纤夫形象。这是一支被苦难凝聚到一起的队伍,他们在布局上可分成三组。第一组是走在最前面的四个人,中心人物是那个脸面宽厚善良、眼睛深陷、胡须斑白的老者,坚毅的神情透露出智慧和内在的意志力。他的生活原型名字叫卡宁(Канин),原是神职人员,后被免职沦为纤夫,经历和组织才能使他成为这支队伍无可争议的领头人,列宾对他非常喜爱并有极高评价。他的旁边是两个跟随他多年的得力伙伴,右边是一头浓密黑发、身材魁梧的憨直庄稼汉子,他失去了赖以谋生的土地,不得不靠拉纤糊口,在画面中他正对“头儿”述说着什么;另一边是一个弯腰拉纤最卖力气的红头发男子,他当过水手,最懂得如何在拉纤时用力。在他们身后是一个细长的廋子,戴着一顶破帽,斜叼着烟斗,身体还是直直的,纤绳松弛,显然在偷懒,从模样一看便知是城市无业游民,他“落难”到这个队伍只是暂时“混混”。第二组也是四个人,中心人物是那个红衣少年,他的生活原型名字叫“拉里卡”(Ларька)。他刚到这个队伍不久,还很不习惯纤夫的劳动,柔嫩的肩头大概已磨出了血泡,因此用手把纤绳往外推,一边抬头看远处什么地方,似乎想知道那边是否有不一样的生活。画家对这个少年倾注了极大的爱和同情,通过他对剥削和摧残人性的罪恶社会提出了强烈的控诉。少年的右边是一个有病的纤夫,他得了“痨病”(即今天所说的肺结核),身子已经虚弱不堪,正拿袖口擦去满头的虚汗;左边是一个受尽风霜之苦的秃顶老汉,他正把身体靠在纤套上打开烟袋,想抽口烟提神,看得出来他已拉纤多年,对纤夫生活已经麻木,这与少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少年身后还有一个仅露出一点脑袋的纤夫,他脸庞发黑,嘴唇很厚,看样子可能是在露天工厂干过活的工人,也有评论家猜测像鞑靼人。第三组是三个人,前面那个是刚退伍的士兵,脚上还穿着当兵时的皮靴,从他坚挺的步伐可以看到当年所受训练的影子;中间那个正在回头看望,也许是听到了大船上船主对他们的吆喝,报以不屑的眼光;走在最后面的那个纤夫头埋得很低,身体完全倾倒在纤绳上,他似乎对道路的尽头已经不抱希望。除每个人物具有鲜明的个性外,整个画面的布局错落有致,浑然一体,头尾呼应,在绘画技巧上达到了很高的境界。观众在这幅画中不仅看到纤夫们的苦难,而且可以感受到他们内心蕴藏的巨大力量,难怪俄罗斯人民至今仍十分喜爱这幅油画。

  在列宾创作中始终跳动着时代的脉搏,他本人与许多进步知识分子和革命民主主义者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一生绘制了多幅反映当时革命者的作品,主要的有“宣传者的被捕”、“拒绝忏悔”和“意外归来”,其中以“意外归来”最为著名。沙皇俄国统治者常常用流放西伯利亚的办法来惩罚这些“政治犯”,无数革命者在那里被严酷的气候和繁重的劳役折磨致死,只有少数幸运者能在服刑后平安回来。油画“意外归来”,就是描写一个革命者经历多年流放后突然回到家里的惊喜场面,它极其生动地刻划了在革命者走进家门的一瞬间,在场的每个人物(革命者、母亲、妻子、儿子、女儿、女佣和邻居)的反应和感情。常言说,“知子莫过母”,在画中母亲第一个站了起来,她与儿子良久地对视,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妻子本来正在弹奏钢琴,她停止了弹奏,脸上露出了欣喜,显然她比母亲确信这就是自己的丈夫,也许她不久前已从友人处获知丈夫还健在人间,而且有获释的希望。正在桌旁温习功课的两个孩子表情最为生动:儿子经过短时的惘然后认出了自己的父亲,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女儿没有对父亲的记忆,父亲被捕时她还在襁褓中,因此当她看到这个“陌生人”突然闯入家中时,把头埋得更低,但禁不住好奇偷偷从眼角打量这位来客。革命者本人还没有脱去服刑时所穿的囚衣,脚上泥泞的皮鞋说明一路的艰辛,但他的步履和面孔十分坚定,表示流放的岁月并没有磨灭他的意志。有些评论家指出革命者清癯的外貌颇像基督,也许画家正是把他们隐喻成为了拯救苍生甘愿受苦受难的基督。这幅油画表现的富有戏剧性的场面,最突出地反映了列宾把握和刻划人物心理的高超能力。

  俄文原名: Иван Грозный и сын его Иван 16 ноября 1581 года

  列宾一生创作的历史题材作品不多,但十分优秀,“伊凡雷帝杀子”是其中著名的一幅。伊凡雷帝(1530-1584)本名“伊凡四世”,是俄国的第一个沙皇。从历史的角度看,他在位期间严厉打击贵族分裂和地方割据势力,巩固中央集权,采取过一系列进步政策,对沙皇俄国的开国史有显著功勋和重要贡献,因此深受后来的彼得大帝赏识。但是在另一方面,由于他从小生活在两大派系贵族倾轧争权的漩涡,养成生性多疑,脾气暴躁,对付政敌手段残忍,所以素被称为“恐怖的伊凡”。关于伊凡雷帝杀子之事,原因和日期历来传说不一,比较公认的说法是:有一次雷帝与其子发生激烈争执,雷帝在盛怒之下把手中的带刺铁头权杖向其子掷去,击中了儿子的太阳穴,导致他不住流血遂后死亡,雷帝本人备尝丧子和失去皇位继承人的苦果,陷入无比的悔恨与绝望。关于此画的创作经过,列宾在与报纸记者的一次谈线年,在莫斯科一次音乐晚会上,我与特列恰科夫一起听了李姆斯基-科萨科夫的新作"复仇",受到深深的震撼。我想,我为什么不可以把这部音乐作品给我的感受表现在绘画中呢...于是我想起了伊凡雷帝。”列宾在这幅油画中,充分揭示了这个暴君杀子者的悲剧和他性格上兽性与人性的并存。在画面上,雷帝用一只青筋裸露的苍老的手抱住奄奄一息的儿子,另一只手拼命按住那流血的伤口,企图挽回儿子的生命,他的眼睛显露出无限的惊恐,悔恨和绝望似乎马上要冲出胸口。垂死的儿子用无力的手支撑在地毯上,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着他,但他仿佛要对父亲说:“没什么,爸爸,别怕!”(有些评论家夸赞在这里画出了死亡之美。)整个画面的颜色被猩红所控制,血是红的,连地毯也是红的,渲染出异常恐怖的气氛。画家为了使画中的全部物件具有历史真实性,曾几次到克里姆林宫兵器陈列馆观看展品并写生。

  列宾创作此画有明确的“借古喻今”目的--揭露沙皇专制制度的野蛮和残忍。他在回忆录中写道:“1881年3月1日的流血事件,使所有的人感到震惊,整个这一年充满了血腥。”这里所说的“1881年3月1日事件”,就是民粹党人在那一天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事件;而“整个这一年充满了血腥”,则是指继任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为了报复民粹党人在全国进行的疯狂屠杀。油画展出后,观众和沙皇鹰犬都意识到此画影射沙皇专制制度,街头纷纷传言此画将被封杀。一份恶毒的总检察官报告送到了沙皇亚历山大三世面前,其中阴险指责这幅画含有“某种倾向”,也就是与伊凡雷帝实不相干的其他意图,并且点名画家列宾在过去的作品中表现过同样的“恶心”倾向。果然,警察局长次日就下令画展立即撤掉此画,并不得以任何其他手段在公众中传播。这幅名画在家中被幽禁了三个半月,直至一个叫博格留波夫的画家(曾当过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老师)出面向沙皇陈情才得到“宽恕”。俄国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在看了这幅画后盛赞:“好,太好了,技艺那么巧妙,又不露痕迹。”


上一篇:康辉尼格买提首主持 董卿李思思意外归来    下一篇: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