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上线不足一天便迎来了包括诸多大V在内的广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7 10:05 浏览次数:

  距离在微信被封杀才过去不足一月,宣称有着16岁少女智商的小冰25日在微博迎来“复活”。与相对封闭的微信不同的是,开放式平台的微博让小冰的活动足迹一览无余。于是有人用“病毒”来形容这个微软小冰项目团队开发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因为她几乎无处不在。

  仅仅上线不足一天,便迎来了包括诸多大V在内的广大网友的质疑和反感:潘石屹认为“小冰是微博的癌症”,而周鸿祎则表示“想见见小冰的产品经理,探讨一下设计改进思路”,更多名人表示不胜其扰,将小冰拉入小黑屋以求清静。

  聊天内容中爆粗口、打情骂俏、答非所问等表现让以虚拟少女形象诞生的小冰备受质疑,成为了网友眼中的“问题少女”。同为天才少女,小冰号称集合了7亿人的聊天语句,形成强大的问答数据库并添加了各种回答频度,但并不如“龙纹身女孩”莎兰德来的更讨喜,后者还是鼻孔眉毛穿洞、浑身刺青、行为怪异的百分百问题少女。

  在网络上,小冰这个虚拟少女甚至面临着被污名化的风险。这种来自女性和男性对于社会上某一类特定女性的轻蔑、妒忌的情绪,同样也涌向过为小冰站台的另一位网络红人身上奶茶妹妹章泽天。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面对网友和媒体的质疑之声,微软小冰项目团队26日中午向外发布了声明,小冰团队认为:对于日前提出的草泥马和其它数据,均非小冰制造,而都是广大网友制造的内容,也希望广大网友不要尝试、引诱小冰做出不适当的对话回答。

  据业内人士的消息爆料,小冰在微信下线之后,必应中国团队一直在积极寻求和推动与其它平台的合作,在与微博团队接洽的过程中,甚至表现得有些急切。

  小冰在微博上线之后,细心的网友已经发现,在小冰回答问题不全面的时候会搜出网页链接,指向微软旗下的搜索引擎必应。

  从5月29日在微信上线日在微博上线并称会登陆易信、微博、京东无线等移动互联网平台,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小冰已经毁誉参半。

  一、“萌妹子”小冰的性别设定和角色定位就容易引火烧身。在这个遍地“艾薇儿”的网络世界里,一边撒娇一边卖俏一边又说脏话的“分裂”小冰,让人印象不佳。

  而小冰最初上线时,为其站台的奶茶妹妹又为其带来了另一重影响。奶茶MM因在网上否认“京东恋情”却很快穿帮而被网友认为“不诚实、假清纯、有心计”,加上娱乐媒体深挖其炒作成名之路,以及在清华学业不佳甚至挂科作弊等负面被曝光,以往健康优秀的形象急转直下。京东上市之后,被认为搭上巨富的奶茶妹妹又迎来一波网络上的冷嘲热讽。但此时,她却回国以实习产品经理的身份出现在小冰项目团队中对外曝光。

  必应中国团队用一杯“热”奶茶炒火了小冰,但是也为小冰的后期形象带来了危机。将小冰与产品“代言人”奶茶妹妹挂钩,已经是顺理成章的印象,而此时,奶茶妹妹的个人形象已经在她成名后的生涯里到达一个低谷。

  二、《微软小冰死了,全部的》这篇小冰团队的声明还在网友脑海中记忆犹新。小冰被腾讯封杀,有网友评论“很快小腾就要和大家见面了”。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回复揭示了一个现象: “腾讯抄袭”的行为存有争议。在舆论占上风的情况下,微软中国必应团队并未获得多少支持,很大原因在于,微软中国必应团队的情商太低,基本照着网友所厌恶的祥林嫂的路子在演。这年头,大家对于哭天抢天的弱者已经挤不出同情心,而不慎招惹了五月天粉丝的凤凰传奇女主唱玲花却以一篇情商惊人的文章化险为夷,甚至招来路人点赞。

  更悲催的是,封杀小冰之初引来争议的马化腾,此刻却又获得了网友赞誉,不管是出于流量入口的两方博弈也好,还是出于无法容忍微软在自己地盘上创新也罢,至少在今天微博活跃度提升,内容生态反受影响的情况下,让人感慨微信封闭化的另一重好处:保证了用户体验。

  三,小冰离生活化的人工智能还有多远?自上线以来,由于缺乏引导,小冰被网友所熟知的功能就是聊天逗趣,而不是查天气、查交通、找餐馆等真正贴近移动化生活的服务。所以在短暂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加上小冰“答非所问”的一些表现也让用户感觉到,这不仅无聊且无用,自然很快将兴趣转移。

  有趣的是,在必应中国团队的回应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们一直在限制小冰的对白智能,包括设定一定比例的低智商应答,以使她不至超前于现有的同时代产品过多,不至于使人类过于诧异。

  6月份有一条科技新闻备受全球关注,一个俄罗斯团队开发的智能聊天软件,模仿成一个13岁的乌克兰男孩,骗过了33%的评委,史上第一次通过了计算机科学家图灵当年提出的图灵测试。虽然事后人们对于这个里程碑事件提出了怀疑,但是显然人工智能领域正在变得活跃起来。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即是人工智能的一个探索,目前已经呼之欲出。

  最近一年半以来,谷歌还收购了十几家机器人公司,Facebook则成立了一间新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中国搜索引擎百度也聘请了谷歌人工智能前任主管吴恩达,管理百度在硅谷的深度学习实验室。

  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必应中国团队并无必要小心翼翼“限制小冰的智能”,也不用担心人类会“过于惊讶”。毕竟人工智能是不可阻挡的科技发展趋势,在人工智能时代来临的同时,人们也对随之而来的伦理、道德等问题做了思考,也开始探讨人类意识与人工智能的哲学。在可能到来的人工智能和“后人类”并存的时代,如何平衡技术与人类关系是全世界的命题。

  致力于媒介生态学研究的尼尔波兹曼在上世纪80代就发出隐忧: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纵观小冰的诞生,被扼杀,复活,无不是以一种娱乐化的方式在上演,诱导机器人做出不文明或者不恰当回应的人类,在走向人工智能化的道路上,又是否应做一些反思呢?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有损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2-050013 川预审VDN0-ZL2B-4J0B-JB40号

  凡未经德阳网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散布、表演、展示或利用德阳网的内容或服务在非德阳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上一篇:《少年的你》归来凭什么给了李银河一个意外的    下一篇:【雅昌专稿】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